Page tree
Skip to end of metadata
Go to start of metadata

        近年来,随着AI与IoT的加速融合,不断加速向场景落地,地产/物业的线下场景逐步成为价值探讨焦点。XLINK地产物联网研究院联合易居克而瑞、云智易、乐居财经、地新引力共同举办2018 AIoT+地产未来峰会,与行业精英深度对话。

        12月26日,继广州站的圆满落幕,峰会第二站在上海建滔诺富特酒店再度启航。上百名来自地产/物业、科技的行业精英展开激烈的思辩,就AIoT与地产智能化展开了深入探讨和高度的总结。ARM市场总监耿立峰受邀参与活动并于现场进行演讲分享。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报告的主题是“引领芯片创新”,在座的各位朋友更多的是地产行业的,和芯片是有段距离的。关于智能建筑、智能社区,这一块我自己的一些体会是这样的,我们一开始谈论智能建筑谈论比较多,包括截止到今天很多人谈的比较多的是智能管理上。后续进一步延展到新能源管理、智能的表记以及其他的设备,这些构成了接触比较多的场合。现在随着商业建筑往智慧社区、智慧小区、智慧地产延展肯定会带来其他新的应用场景。

        刚才各位嘉宾提到了,实事求是的讲每个应用场景泛泛的去讲貌似很多人都能听得懂,但是貌似很多人对这个事情没有非常深的感触,最后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比较认可的观点,我们在做智能化的时候最好是能够把最后落地越详细越好,甚至最后落地到一个点上,这样的话才能够对大家智能化有一个比较直观的感受。

        之前我在做报告的时候很多人在谈论物联网到底是什么,物联网的应用场景是什么,什么样的是比较好的成功案例。我举一个小故事,我不知道在座的大家会不会有同感,我一直认为到目前为止最好的物联网成功案例就是诸葛亮的草船借箭,这是我目前为止听到最好的成功案例。诸葛亮为什么会知道后面两三天长江上会有大雾,这就代表了他对物理世界的感知,以及代表着他对物理世界感知的数据和将来的预判,这就是人工智能的概念。

        更关键的一点是他知道一些东西,他通过和周瑜打赌,总之利用这种信息不对称把成果展现出来了,解决了谁为物联网买单的问题。我们目前不管在地产行业还是其他各行各业新的科技,新的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最关键的一点是大家千万要想清楚谁为这个事情买单。这个事情想清楚了什么事情都好办。

        接下来再回到关于公司自己的介绍,ARM是总部位于剑桥的公司,90年到现在成立了不到三十年的时间。ARM做的是芯片里边的大脑,芯片也有CPU,也有各个骨架,我们通过授权的模式授权给那些芯片公司,所以ARM的直接客户是芯片公司。各种各样的电子设备那些已经无处不在了,陈总提到现在很多移动互联网,你会发现大家手里边所有的手机百分之百都是ARM技术,平时各种各样的内核都是ARM在做的。如果大家本身不处在这个圈子对于ARM来讲就比较陌生一点。

        这个是ARM在各个不同领域的占有率,随着现在智能化新的爆发,不同的行业对于智能化,对于计算能力会产生各个新的诉求,自然而然整个市场增长会非常迅猛。截止到2017年ARM已经超过了100Billion。我们预计不会再用更长的时间,也许大概五年左右的时间就可以达到另外一个100亿的规模。

        这是ARM在中国的状况,我们从今年开始ARM在中国发生了调整,考虑到国家对于自主创新、科技创新的把控,ARM把中国这一块的业务单独独立出来,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另外一个主要的投资方就是国内的投资基金,所以我们现在算是一个合资公司,其实ARM从英国那边过来了以后,包括到2016年被软银收购变成一家日本公司以外我们现在了合资公司。我们成立了合资公司以后对于我们在中国业务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就是带来更大的灵活性,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们作为一家IT公司或者科技公司来到地产峰会的原因,我们觉得后续围绕着科技创新,也许大家可以一起探索,会有一些新的合作出来。

        ARM在中国成长很快,这也跟过去一二十整个国家科技力量快速增长是息息相关的,因为ARM在后面确确实实起到一定合作共赢的作用。目前我们在中国超过200多家的合作伙伴,几乎所有的芯片95%都是基于内核来做的。ARM科技创新角度来讲已经非常普及了。整个芯片的成功非常迅猛,基于ARM技术的中国芯已经超过了139亿颗。中国芯片的起点比国外慢一些,但是增长的幅度远远超过国外。

        接下来考虑到现在大家对于科技创新的诉求,尤其是随着中美贸易的大环境,以芯片为载体的科技创新不管在政府层面还是投资层面,还是说具体的投资层面,大家对这一块非常热。甚至有一些地产公司开始做一些投资或者合作。这些斗艳争了中国的创新速度,包括现在依托各个不同层面的制造业基础和庞大的产业能够在中国推生出更多的机会出来。

        现在也确确实实面临着这样的挑战,就像华为的任总提到其实ARM和华为已经合作的非常久了。华为本身也走了很长的路,这里边涉及到资金的投入,也涉及到市场的反反复复,当然也包括领导层对于这一块的坚持和资源的投入。今天华为在这一块已经非常成功了,大家都非常有同感,我就不再赘述了。

        现在整个产业打造的闭环,以华为的成功模式为代表,很多企业当中都开始做尝试。比如说海康,海康在前几年也开始跟ARM接触,从整个监控设备来讲已经非常强了,他们认为他们缺少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就是芯片。现在他们也开始发力,要去补足这个短版。另外我们还有大大小小的企业,不管是制造业的企业,甚至包括将来的地产企业。现在大家对于科技创新是正确的,如何开展,如何赋能,如何在过程当中找到自己合适的点,最后能够把自己的话语权,把自己的决策力掌握在自己手里,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大的方向。

        为什么我们在今天这个场合给大家介绍自主芯片的事情?有一些新的想法,市面上一些东西未必是合适的。其次是对于风险的掌控,如果说有些新的想法,是不是希望往前走或者往上再走一两步。回到刚刚的话题,对于场景的落地掌握的越精准才是最有话语权的。你知道你的场景在哪里你的供应商未必知道,如果你自己牵头做这个事情不排除有这个可能能够作出一些新的尝试和创新。本身对于功耗也会有考量。

        毕竟芯片是一个跨界的事情,虽然ARM充分验证了技术可靠性,但是对于我们今天在座的朋友,如果说真的有这种想法的话芯片只是一方面,还有其他一些层面。你会发现这个是微电子专业,如果大家还记得不同专业的时候是跟微电子专业相关的,微电子专业跟计算机专业是两个不同的行业,大家学计算机也好,学微电子。对于芯片相对来说是另外一个系列,我们针对这种想法,甚至很多时候你会发现门槛是挺高的,因为这里边涉及到非常专业的东西,甚至包括芯片的需求都是非常难的事情,而且芯片的投入又是长期的投入。有些客户会说我是不是可以一步一步来,这个是可以的。

        我们成立合资公司以后我们会带来自主的可能性,如果在座的朋友如果有这些想法我们可以交谈,如果帮助大家谋划或者规划具体的想法也可以。当然芯片只是一方面,并不是说所有的创新只能通过芯片实现,如果有其他的东西,信息的安全、软件的系统,我们能够帮上忙的我们也愿意跟大家一起通力合作做这样的事情。

        ARM虽然是以硬件为载体的出发点,我们后续会进一步拓展到系统、软件、服务,最后通过跟产业一起合作提供赋能的服务,满足现在对于科技创新。这些我们认为都是科技创新发展过程当中重要的点,也希望借助今天的场合让大家能够对ARM有一个充分的认识。


  • No labels